您现在的位置:

清汤鱼 >

那个风骚的女人,活该千刀万剐_经典文章

  亲爱的朋友们:

  今天这节呢,看看我们常远常队顺手牵羊牵出的一个案子,这个案子的关键人物是谁呢,大家来竞猜一下吧。

  张清华精心准备杀人分尸,他要杀的人是谁呢?

  漏掉章节的,可以点下面链接,按顺序看哈。

  22:渣前夫求复合的奇葩理由,让郝小姐炸了

  23:杀家暴老公时,你和你的情人都在哪儿

  24:前婆婆跪在门口:我让狐狸精打掉肚子里的孩子

  25:精虫上脑,光顾着想床上那点事了

  发送:女人花,可以看到《彪悍女人花》的链接。

  26   

  常安眼皮一直跳个不停。

  竟然这么巧,她的前男友杀了情人的老公?

  罗笛怎么找了这么个人渣?这样想完,他又鄙视了一下自己,自己有什么资格说别人呢?这世界上伤她最深的人就是自己吧?

  案发后,警察赶到现场时,伍源江不在,苏漫平静地坐在床沿上,旁边躺着只剩下一口气的迟之远,她承认是自己杀了想要对她施暴的老公迟之远。

  现场有打斗的痕迹,但那打斗的痕迹很奇怪,依照迟之远的身高体重,应该占据绝对的上峰吧,但现场,好像迟之远很挣扎,表情都很扭曲。

  法医拍照,取证。

  苏漫安安静静地坐在门口的一个椅子上,平静得吓人。

  常安看到苏漫的指甲是精心修理过的,身上穿着的白色羊绒衫甚至没有一点血迹。

  苏漫大概也注意到常安在打量她,解释到:“我有洁癖,衣服脱了,洗过了……开始我是想逃来着!”

  常安没作声,踱步到阳台,看到果然有件红色的衣服,已近半干,这个洗衣机脱水可以达到,技术人员取下那件衣服带回局里作鉴定。只要喷溅上血迹,就肯定会鉴定出来的。

  常安又回头看了一眼苏漫,苏漫坐在那里,身体是放松的。

  家暴的女人杀掉施暴的老公,这一点都不稀奇,但常安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又是当警察的直觉。

  (休息一下,举手之劳)

  常安他们还调取了小区电梯的监控摄像头。

  苏漫和迟之远住的小区是高档小区,一梯两户,住的人并不多。

  那个时段,进入电梯的一共有五个人,一个清洁工,一个苏青岛比较好的癫痫医院是哪里漫,另一个男人就是伍源江,还有是苏漫家楼下的女主人带着个五六岁的男孩,很显然,她和孩子的嫌疑可以排除。

  也就是说,案发时间段时,伍源江有出现在现场。

  可是苏漫的口供里并没有提到伍源江有出现在案发现场。

  苏大嘴说:“这女的脑子有毛病吧,一查就明了的事,还嘴硬个什么劲呢?”

  鉴定报告出来了,红色毛衣上并没有血迹。法医说,苏漫的指甲里的确有迟之远的皮肤组织,两个人是有撕打的,而且苏漫也拿出了她被家暴的照片……

  苏漫为什么要说谎呢?

  常安让手下继续调监控,看伍源江是什么时候从楼里出来的,出来之后又去了哪里。

  常安隐约觉得苏漫在隐瞒什么,但她那种女人,真的会为一个伍源江顶下罪名吗?

  他坐在手下调上来的监控前看得眼睛发直,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刚好苏大嘴进来了,“头儿,还没娶媳妇呢,可别太拼了!”

  常安指着视频让苏大嘴看,伍源江从进到迟之远家的单元楼到出来一共是18分钟23秒。

  常安问苏大嘴发现了什么没有。苏大嘴说:“这小子这么短的时间还换了身衣服,人会不会是……他杀的?这女的可以啊,重情重义,为情人顶下杀人罪名……”

  常安沉吟着敲桌子。

  苏大嘴端着一碗泡好的小火锅递给常安,说:“头儿,你说说,局长这边刚给你介绍一女朋友,咱们就忙得脚打后脑勺。

  刚破一个杀人未遂,那边就发生凶杀案,我看你啊,真跟你的名字名不符实,常安常安,长治久安,可是,唉……注孤生!”

  苏大嘴坏就坏在那张嘴上。

  常安抓起桌上的笔扔着打苏大嘴:“就你这张嘴,才注孤生!

  我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我是不找,我要是找,怕让广大妇女群众受伤。”

  说到“受伤”,常安想起了罗笛,她躺在病床上,手上缠着纱布。

  他进去,她的头扭过去,她说:“滚远点,这辈子,我都不想见到你!”

  想得心里隐隐作痛。

  苏大嘴做了个呕吐的动作,“伤害妇女这事不符合你我的身份哈。还有,这小火锅挺贵的,我刚吃完,真别让我再吐出来。

  不过啊,这不找有不找的好,你说咱们破的这些案子,都啥事,都是一个情字给闹的。”

  “你说现在国泰民安,安居乐业,能有啥事儿?连小偷这行档都让手机支付给消灭了,能人伤人的可不就是感情这点事了吗?”<患上了癫痫病,请问用药物能很好的治疗癫痫吗?/p>

  常安捞了片藕片吃,虽然比想象的好吃,但距离真正的火锅还差那么点意思。

  “改天请你去辣味居!”

  “改天?这案子破了吧!奸夫淫妇杀害亲夫,抓起来一三五二四六一审,口供一对,完活!瞧你这通折腾。”

  “你是警察,能不能办案不那么武断?”常安有点吃不动了,虽然人还饿着。

  “哎,对了,头儿,昨儿你顺手牵羊抓的那个变态,能判不?”

  要说昨天白天的那事儿还真是芝麻落进针眼里——巧了。

  局长夫人给介绍了个姑娘。按常安的想法是不想见的,但局长的面子拂了两次也不能再拂第三次。

  局长说,这可是夫人的远房侄女,给了她个地址,让他晚上去小区接姑娘一起吃顿饭。

  常安在办公室磨蹭到下班时间,开车去了姑娘的小区。

  进小区时犹豫着给女孩发了条微信:我是常安,吕局长让我来接你吃饭。

  心想,好歹对付着吃一餐饭,然后还要回去加班。

  姑娘迅速回了一条:你知道女孩出门要装修的吧?等会儿。

  常安看着那条微信笑了,装修,这姑娘有点意思。

  那姑娘迟迟在楼上不下来,看来是在精装修。常安就在小区里晃荡,这一晃荡还真晃荡出事了。

  他从一辆半新的马自达车边上过时,车上刚好下来一个人,一见常安转身就又坐回到车里了,这还不算,慌忙发动车子。

  常安想到一定是看到自己穿着警服,可他若没什么事,怕警察干嘛?

  常安正想着,看到那车旁落了一个厚厚的黑皮本子,随手拣了起来,连忙拍车窗。

  男子忙中出错,怎么都发动不着车子了,常安顺手翻了一下那个小本子,这一翻不得了,里面居然画着很多详细的人体解剖图。

  如果光是人体解剖图也就罢了,常安会以为他是医生或是医学院学生笔记。

  可是好死不死,常安看到的一行字是:分尸步骤。字后面还用红笔画了很多个硕大的感叹号。

  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常安使劲敲车门,车里的人头发很长,脸也很长,他的头几乎垂到方向盘上了。

  常安站在车前,盯着车里垂着头不敢看他的人。

  常安出示了自己的证件,他冲着车里面喊,男人像是泄了气一样,突然打开门。

  男人穿着分辩不出颜色来的运动衣,脚上穿的是双开了胶的运动鞋,他下了车,也不看常安的眼睛,他嘟嚷了一句:什么是癫娴病有什么症状“警察了不起啊?”

  小区有两个保安跑过来,常安说:“警察办案,先控制住他!”

  那个高个子男人也并不反抗,很顺从地抱头蹲下。常安想,不会是有前科吧,动作很熟练啊。

  打开那辆马自达的后备箱,后备箱里有绳子,还手套,榔头,这些东西也不过是平常,但再加上笔记本上记的那些……

  常安给队里打电话,要求支援。

  苏大嘴很快带着两个警察来了,常安已经问出高个男子叫张清华,一年前在一家科技公司做技术支持。

  后来因为跟主管吵架被辞退了。

  常安问,那你现在怎么生活。那男的答,做极客。

  常安知道什么是极客,就是靠在网上接一些活赚钱的人。像他这种有很好的电脑技术的人,应该有很多灰色地带可以赚到钱。

  张清华完全就是网上说的深度宅的样子,只是,他想干什么呢?分尸?

  苏大嘴利落地搜了张清华的身,说:“走吧!”

  “去哪儿?”张清华问。

  苏大嘴说:“还能是哪儿啊,大哥,你家呗!”

  “我又没犯法,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是除了报上名字和工作单位之外,张清华为自己辩解的第一句。

  “那你这本上是什么意思?”

  “我写小说,积累素材!”张清华好像找到了一个故事的源头,讲话也顺畅了起来。

  “有前途,这么快就给我编故事了哈!没事,就算是你积累素材,未来的小说家,带我们到你家喝口茶总行吧?”

  “你们不能擅闯民宅!”张清华一改刚才的颓劲,居然有些理直气壮。只是,他的眼睛还是不敢正视人。

  “哟,了不起,擅闯民宅这种素材都积累到了。

  这不跟你去家里喝茶吗?”

  常安上上下下打量着张清华,张清华眉宇间透露着一种阴气森森的气息。

  他的头发都油得打绺儿了,他不会是迷什么爱豆,想杀死爱豆,一鸣惊人吧?不过,那干嘛要做这么详细的分尸图呢?

  “废什么话,赶紧的!”苏大嘴的胳膊怼了一下张清华。

  正热闹着,看热闹的人群里出现个挺漂亮的姑娘,冲着几位警察喊:“哎,常安!”

  常安转过身,“我是常安!”

  姑娘笑了:“你不等我吗?怎么还来抓小偷了!”

  “我不是小偷!”张清华犟嘴道。

  “闭嘴!没到你说话的份!”常安怼了张清武汉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华一句。

  “我是陈安琪。你这是执行任务顺便跟我约个会,还是约会顺便破个案呢?”

  “有分别吗?”

  “那当然有啦!”

  陈安琪竟然是那么漂亮一个姑娘,常安想,其实她不用精装修都挺漂亮了,但到底装修了哪里,他倒真没看出来,只看出来口红色挺红的。

  “今儿的约会肯定不行了,我先办事!”常安说完没等陈安琪答话,转身拉着张清华就走。

  张清华不情不愿地带着四名警察和两个小区保安进了单元楼。

  进门之前,常安让大家先往后退一点,这种技术宅的家里,难保会出什么妖蛾子。

  拣句子

  世上存在着不能流泪的悲哀,这种悲哀无法向人解释,即使解释人家也不会理解。它永远一成不变,如无风夜晚的雪花静静沉积在心底。——村上春树《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闲聊天

  昨天在群里跟大家闲聊天,说头痛,是因为颈椎引起的。

  就有一个朋友私信我说要寄我一个按摩的东西,让大家花钱,我很不好意思,但那位朋友人很好,很想帮我减轻疼痛。

  之前也有个朋友送了我一个按摩的那叫什么我也不知道,还有膏药,膏药很好用。

  那天有个朋友留言说,我是被读者宠坏了的作者,这样看,也还真的是。很感谢大家,我们因为这一小块田地有缘遇到,我的疼痛,大家会关心,真的很感激。

  我本就是个写字的人,纸媒时代,所有关于我文章的评论,都来自于编辑。有本书出版制作时,编辑跟我说,校对的大姐哭得唏哩哗啦的。

  我其实是个没什么自信的人,是时时需要大家给予一点点肯定的。

  我也是有情有义的东北人,大家对我的好,我都好好记着呢,我会好好写文的。

  最近这些天,真的是身体很差,码字的速度不快,大家也别嫌弃,我尽量做到每天都写点。

  坚持很难,我努力坚持。

  也很感谢昨天替我找出文章里错字的地方。大家再看到,还是可以留言或者后台留言告诉我,我会改过来的。

  因为每天写完文都很晚了,校对很难。因为发文提前,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晚上出去吃饭了。

  明天不见不散哈。

  喜欢交流的朋友可以加裳姐读者群,.

  打卡留言,点在看,不定期会抽朋友送小礼物哈。

© zw.dgmvo.com  雍也第六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