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逆封神 >

那个潜藏在记忆里的女子

  她,不漂亮但是有那种足以叫我信服的气质
  她,不高傲但是有那种叫我不敢造次的威严
  或许,我不该这样来评价她,她,只不过是丢在人群中找不到的那一个,如我!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潜藏在我的里,那么多年!
  很久,亦或是不太久之前,偶然的机会认识,但不相识!因为有太多的纠葛,叫我们一见面就注定成为敌人!我说是“敌人”,可能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她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我无从得知!
  我一直以为我的观察力和判断力足够好,也就凭借着优势,我能不费力的猜测到我想要的答案,可是当不管你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的时候都保持着一种镇定的状态,那任凭我有多大的本事,都不能达到目的!也许是因为我最终都没能打败她,所以才会叫她潜藏在我的意识里,到头来,感觉自己在她面前扮演的是跳梁小丑的角色。也正是她在我的意识里存在才叫我一直问自己:到底是不是错了?
  我曾狠狠的跟他说:德巴金要吃多久"我一定会超过她的,即使她有多优秀,即使我现在不能,就算用尽,我也会超过她的",可是那个“她”又何曾惧怕过我说的这些话?
  她,一个佼佼者,所有的一切光环都属于她,那么高傲,那么自信,是什么让我连这样的人都敢惹?而且那么明目张胆,叫我自己了自己只是一个刚刚从一大批的对手中冲出来对她而言毫无攻击力的角色。没有人会知道就因为当时说了这句话,才在今后的若干年里,成就了那个不可一世和不服输或者说不自量力的我,也许这也是那名女子能潜藏在我记忆里的原因!
  ……
  多年以后的今天,再想起这些,没有任何的色彩掺合,我们各自在不同的,有着自己的事业,过着各自的……没有一点相交!包括当初的那个他!如果很多年之前,料定就是这样的结局,那么我还会不会那么义无反顾的非要跟你争个高低?
  不管是什么原因开始的这场潜在的较量,到今天,都没有什么实质的意义了!而如今,所留下的也只是当初那怎么样治疗癫痫呢个记忆里的女子,自信的浅笑,如同当初不曾受伤一样,明媚。
  “如阳光般的笑”
  “重来重往,重来重往,重来重往,重来难往”
  这些是留给我最深的记忆,
  向左走,向右走,而如今,都已经走出太远,
  我该庆幸,还好让的那一切都变成了物是人非,
  否则我怎么有勇气面对,
  那个潜藏在记忆里的女子!
  她,不漂亮但是有那种足以叫我信服的气质
  她,不高傲但是有那种叫我不敢造次的威严
  或许,我不该这样来评价她,她,只不过是丢在人群中找不到的那一个,平凡如我!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潜藏在我的记忆里,那么多年!
  很久,亦或是不太久之前,偶然的机会认识,但不相识!因为有太多的纠葛,叫我们一见面就注定成为敌人!我说是“敌人”,可能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她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我无从得知!
  武汉权威的癫痫病医院在哪我一直以为我的观察力和判断力足够好,也就凭借着优势,我能不费力的猜测到我想要的答案,可是当一个人不管你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的时候都保持着一种镇定的状态,那任凭我有多大的本事,都不能达到目的!也许是因为我最终都没能打败她,所以才会叫她潜藏在我的意识里,到头来,感觉自己在她面前扮演的是跳梁小丑的角色。也正是她在我的意识里存在才叫我一直问自己:到底是不是错了?
  我曾狠狠的跟他说:"我一定会超过她的,即使她有多优秀,即使我现在不能,就算用尽一生,我也会超过她的",可是那个“她”又何曾惧怕过我说的这些话?
  她,一个佼佼者,所有的一切光环都属于她,那么高傲,那么自信,是什么让我连这样的人都敢惹?而且那么明目张胆,叫我自己忘记了自己只是一个刚刚从一大批的对手中冲出来对她而言毫无攻击力的角色。没有人会知道就因为当时说了这句话,才在今后的若干年里,成就了那个不可一世和不服输或者说不自量力的我,什么是继发性癫痫也许这也是那名女子能潜藏在我记忆里的原因!
  ……
  多年以后的今天,再想起这些,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掺合,我们各自在不同的城市,有着自己的事业,过着各自的生活……没有一点相交!包括当初的那个他!如果很多年之前,料定就是这样的结局,那么我还会不会那么义无反顾的非要跟你争个高低?
  不管是什么原因开始的这场潜在的较量,到今天,都没有什么实质的意义了!而如今,所留下的也只是当初那个记忆里的女子,自信的浅笑,如同当初不曾受伤一样,阳光明媚。
  “如阳光般的笑”
  “重来重往,重来重往,重来重往,重来难往”
  这些是留给我最深的记忆,
  向左走,向右走,而如今,都已经走出太远,
  我该庆幸,还好时间让曾经的那一切都变成了物是人非,
  否则我怎么有勇气面对,
  那个潜藏在记忆里的女子!

© zw.dgmvo.com  雍也第六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